以谷又变成已咕啦

这里是以谷
当然你想叫我已咕鸽子王也可以【咕咕咕】
最近沉迷SCP无法自拔
d5?FGO?不存在哒!

救救边缘写手orz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你说你想要热度

大家都想要啊,我也想要啊

你说你想写自己喜欢的小众故事

有个性,敬你一杯

你一边写着晦涩的小众故事,一边哭着喊着说热度怎么这么少

???

出门左拐医院,需要我帮你挂专家号吗?

Happy Creepy Pasta Day!

大晚上逛lof才知道今天是cp日
这么重要的节日都给忘了【敲脑壳】
本来想极限一小时肝篇贺文出来的
结果发现我的肝已经摸鱼摸废了
只好在手背上画个标志以示庆祝【敷衍】

好吧我承认我彻底忘了cp日这档子事儿
但是Slender你要相信我对你是真爱啊!
比珍珠还真的爱意啊!
还有cp圈的角色和作者我爱你们!!!
给我的童年带来血腥猎奇的美好回忆非常感谢【?】

于是这个cp日我啥也没做光是喊了两嗓子爱
但是这个爱意也不简单!
它包含着我写的Holder of war的精髓!
还深藏着我也想去杀两个人的冲动!【喂!】
Slender大人请收我为代理人【跪下磕头】

总之,祝圈内各位大佬身体健康,多多产粮【不你】
各位都是非常非常好的人【或者鬼?】
进入cp圈真的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
Happy Creepy Pasta Day!

只是吃个鸡排而已,感伤什么啊

上一次来到小店吃鸡排,是多久之前了呢?

刚进学校的时候,我特别喜欢吃这里的鸡排。
和一群同学挤在仅有一平方米的店面前,一个接着一个往里面递钱,大声喊着要什么鸡排要什么酱。
老板倒也是个奇人,能够一边点钱找钱,一边炸鸡排烤香肠,一边把纸袋和里面的内容物递到大家手上。
不过后来和别校的同学交流小店的事,听说每个学校旁边几乎都会有如此一个大隐隐于市的老板,奇人这一点也就不了了之了。

总之因为学校旁边鸡排店的生意实在太过火爆,终于是引来了学校领导的注意。
各班班主任就时不时地给同学们宣讲这种小店的鸡排一点也不健康云云。
不过这些宣讲对于中学生来说有个鬼用,火爆的生意依旧没有什么减少的势头。

记忆最深刻的一次吃鸡排,是初一的一个周五。
那天我们和初二的几个学长一起去复附的模拟联合国做志愿者。
3点半放学,4点半集合分配任务,5点半在复附食堂吃饭,6点半正式开始工作。
志愿工作大多是这样,前期忙的不得了,到了后期反而闲的不得了。
等到8点半,模联的各个会场都开会开到一半,已经没有我们志愿者什么事了。
于是我们机动的几个同学就决定下班。
但是下班并不是单纯的下班,就像大人们下了班会去夜宵摊搓一顿一样,我们也要去鸡排店搓一顿。
就是那次,我从同学那里得知了鸡排加沙拉酱的吃法,好吃得惊天地泣鬼神,撼动了我心目中酸梅粉的神圣地位。
鸡排加酸梅粉和沙拉酱的黄金配方,我一般不会轻易外传。
所以今天看到这篇文的大家,你们赚到了!

不过到了初二,我就没怎么再去鸡排店。
倒不是因为没时间或者没零花钱。
只是因为某种玄乎其玄的原因,鸡排对我的吸引力消失了。
就像是某个小时候你特别喜欢的玩具,到了某一时刻,你突然就觉得它太幼稚。

直到今天,母亲临时有事,要晚半个小时来接我,我就跟着焦糖和莲也去了鸡排店。
老板问要什么酱的时候,我们三人面面相觑。毕竟大家要合吃一份,而他们俩又是对于酱料十分随缘的人。
我站出来,说:酸梅粉和沙拉酱。
一瞬间,我莫名有种回到了两年前的感觉。
又好像只是一瞬间,我就从小预备突然变成了初三狗。

吃完鸡排,他们俩坐地铁回家,我还在原地等我妈。
然后一个已经去复附的学姐来了,她也是当初模联时来吃鸡排的志愿者之一。
学姐说她在刚才来的路上碰到焦糖和莲也了,还说他们俩都长高了为什么我没长。
这怪我咯?
然后我们谈到前些天离开了的一位同学。
学姐说她很久以前就梦到过她要走,自己可能是有通灵的能力。
我也只能惨淡地笑笑不说话。
之后陷入了无话可说的沉默中。

学姐没多久也回家了,我独自站在鸡排店的门口。
突然有一种身处深夜食堂,坐看聚散离合的感觉。

引用焦糖喜欢引用的一句话吧:
死去的人再也喝不到清晨的牛奶了,活着的人打着伞度过漫漫寒冬。

鸡排的余温早就从口腔里褪去了。
我恍惚间觉得好冷好冷。
————————————————————
我也不知道为啥今天突然就这么有感而发。
昨天考试写作文的时候怎么没这种感觉呢【大雾】

焦糖是 @焦糖布丁最好吃  莲也是 @蓮也
他们俩的文也超棒!大家去看!去吹爆!【广告腔】

【好吧这又是一个不务正业的产物】

今天去bw的返图!

不打tag了,就给亲友们看看吧

前3p是682大爷式自拍三连╮( •́ω•̀ )╭

第4p一枪崩了自己XD

5-7p是漫展里别人的cos,一个个都是大佬!(´▽`ʃƪ)

8p和049小天使的合影~她超级可爱!  @北覭

最后一p弱弱地爆个真颜,群里的各位可不要幻灭啊…(≖_≖ )

总之今天就是超开心的!

于是弱弱地问一句有人来面基嘛?(●'◡'●)ノ❤

坐标上海bilibiliworld

我cos的是亮亮博士!虽然我没有红短毛…但是你们就假设这是个换了身体的亮吧…〜( ̄△ ̄〜) (〜 ̄△ ̄)〜

讲真亮亮真是世界上最好cos的人没有之一啊,963在手,天下我有!

其他衣物什么的都是从以前的cos中东拼西凑来的,可以说是很不走心了…

要是有圈内人士也在bilibiliworld,麻烦私信我具体坐标哦,期待有人来找我玩(*σ´∀`)σ

来来来,分享给大家开开眼界
这年头真是什么妖魔鬼怪都有
玛丽苏也就算了,还骂ut圈?还骂瘦叔?
小朋友你怕不是不知道脸皮怎么写

Apple:

其他都还好emm,但是骂瘦叔就。。。

零一:

还记得那个靠辱骂凹凸火起来的奇才吗

我只想说undertale最近也出了这么一位奇才

话不多说 直接上图 你圈人员请自行体会自行避雷

以上截图来自我的QQ列表的空间 已授权转载 p10授权

【停更通知】罪恶的彼方是幸福

这里是新人写手以谷

正如标题所说,《罪恶的彼方是幸福》要停更大概半个月,八月份再开更

首先向各位读者小可爱致歉T^T

停更的原因有两个

一是我要和朋友一起做一个游戏的策划,最近事情会比较多

二是我想再去打磨打磨这篇小说的剧情,让一切显得更加合理,再来呈现给各位(我才不会说我已经在后面的章节里找到2个bug了呢)

不过这个费力气的连载停更之后,各个圈子里的小型同人我还是会偶尔写一点的,否则就真的成了失踪人口了( ̄▽ ̄)

总之,感谢大家每一次的小红心小蓝手和关注,我会带着更好地作品来回馈你们的!

【第五人格无cp向,微同人小说】罪恶的彼方是幸福 3

这里是新人写手以谷

最近存稿已经用得差不多了,这篇连载以后会从日更变成三日一更,请各位读者见谅(嗨呀,说得好像有人看似的)

顺便附上前两章的传送门:

第一章      第二章

小说简介在第一章,请看完,以免踩雷

【不要在意时间轴 年份是我乱编的

【bug众多注意,此篇几乎没有律师描写注意

【玛丽苏、OOC、小学生文笔注意

如果以上几点没有吓退你的话,祝食用愉快!


——————————————————————————————

      安娜·莱利和瓦朗蒂娜·琼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瓦朗蒂娜的父母都是皇家医师,出生于医学世家的她却对于医药一类的毫无兴趣,倒是对于画画情有独钟。好在她的父母都比较开明,没有强迫她去学医,反而鼓励她报考了艺术学院,接受专业的教育。现在,瓦朗蒂娜已经是四人里最为出名的一个了,她20岁时就开了自己的画展,事业也由此一路青云直上。

      瓦朗蒂娜是个十足的兄控这件事几乎是全城皆知。连她的哥哥尤金都在私底下对安娜说过:“如果我们不是兄妹的话,绝对会是情侣的。”短短几个字之间,两人的亲昵就可见一斑。

      安娜其实一直很羡慕瓦朗蒂娜,因为就算她没有事业有成和有个好哥哥这两点,她还有一对安娜求而不得的,认真负责的父母。

      当然,这并不是指弗雷迪就不认真负责了,他一直是把安娜当成亲女儿来抚养,努力给她最好的一切。可是,叔叔毕竟不是父亲,仅仅通过父母每月从德国寄来的钱和几封信,安娜实在是很难感受到父母对她所谓的“关心”和“爱”。

      在安娜和杰里米亚私底下和好友们宣布订婚之后的某天,安娜和瓦朗蒂娜一起去郊外游玩。

     她们坐在湖中心的船上,偶尔拂开飘进船里的落叶,有一搭没一搭地谈天说地。瓦朗蒂娜一直努力想得到订婚宴的具体细节,可惜安娜守口如瓶,无论她怎么旁敲侧击都没用。

      到最后,瓦朗蒂娜干脆生气地丢开空白的笔记本和笔:“哎呀安妮,你就稍微透露一点细节嘛,我也好帮你出谋划策啊。”

      安娜趁机瞟了眼封皮,上面大大的“订婚宴策划书”几个字让她不禁笑出了声:“这就是个订婚宴而已,不用那么在意的。等到婚礼的时候我再让你来策划,行不行?”

      “唉,好吧。我什么时候也能当新娘啊…真是想想就浪漫…”瓦朗蒂娜双手捧脸,心思已经飞到了九霄云外。

      “你啊,就等着嫁给你的尤金哥哥吧!”

      瓦朗蒂娜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佯怒道:“你们就知道说这个!我哥和我不就是关系比较亲密的兄妹吗,很正常的好不啦!”

      安娜赶紧笑着打圆场,再次把话题扯开。两人把船缓缓划到岸边,准备下船。

      绑缆绳的时候,瓦朗蒂娜突然说:“对了,你的叔叔是不是想进陪审团啊?”

      “是啊,可是莱利家没有贵族头衔,申请过程稍微有点困难。”

      “我听爸爸说,明年初春的时候陪审团又要招入一批人,而且这次好像不会太在意出身了,据说侧重点是要有拿得出手的大案子。”

      听到这里,安娜在脑内闪过以前叔叔经手的种种案子,可是好像还真的没有什么很有质量的。

      “那,蒂娜,你父亲有没有说具体是什么样的大案子呢?”

      “嗯…好像没有。不过按照我的理解的话,应该就是毒枭啊,谋杀案啊,或者翻来覆去结不了的迷案一类的吧。”

      安娜“嗯”了一声,手里动作不停,脑子也开始迅速运转:‘首先迷案可遇不可求,先pass掉。然后是毒枭…我记得前年刚刚查处了一批,现在应该也遇不到。而谋杀案…’思考到此处,她心里渐渐浮现出了什么诡秘的想法,连她自己都被此吓了一跳,‘这个若是再遇不上,我恐怕得自己…’

      “安妮?安妮?想什么呢?你都快掉到湖里去啦!”瓦朗蒂娜在安娜的眼前伸手挥了挥,让她回过神来。

      “啊,没,没什么…我只是…”

      “我知道啦,你在想订婚的事情对吧!”

      安娜略微一愣,看着面前的瓦朗蒂娜,心中一瞬间的想法突然从种子迅速抽芽生长,扎根在了内心深处,钻出一个血洞。最后,一朵剧毒而艳丽的罂粟,将在这里盛开。

      一个周密的计划逐渐在她的脑海里铺陈开来,这个方案看上去是那么的可靠,万全,而又无比的罪恶。安娜自己也不知道这强烈的自信心从何而来,即使从此刻开始便是一步错步步错的赌局,她也坚信着自己能赢。她所要做的,是为叔父创造一起谋杀案;一个让他一举成名,进入陪审团的谋杀案;一个能在法庭上给他的口才足够的发挥空间的谋杀案。至于实施这个罪行的人选,自己好像从不久以前就选好了。

      “是啊,我刚才确实是在想···杰里米亚呢。”

——————————————————————————————


十分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

大家现在是不是觉得安娜在圣诞舞会上杀了杰里米亚啊?

不不不,人家要布的局可比这大多了

想知道她到底做了什么嘛?

那就红心蓝手关注,素质三连吧!(不要face)

【危险发言】关于厂律另一种相处方式的个人看法

这里是安可,吃厂律这对cp也挺久了,某天突然开了厂律的相处方式的脑洞,发上来给大家分享一下

据我自己的不完全统计,一般来说厂律在一起有两种极端:

1、爱多过了恨,走发糖路线

2、在一起主要是为了肉·欲和报复,一边发刀一边找糖渣

而且我看过的同人作品里,大多数是弗雷迪是弯的或者两人都是弯的,很少有律师是钢铁直男而里奥弯成了回形针的类型

于是!我就大胆了假设了一下如果两人的性取向如上会怎么样

————————————————————————————

首先因为里奥是弯的,所以他和玛莎就一定是假结婚

有可能玛莎也是同性恋,或者她只是想找个人嫁了,然后婚后出轨

不过这样就很难解释丽莎的出生,现在我们就先假定玛莎婚后出轨(不一定是和弗雷迪)并怀孕,让里奥接盘

而里奥则是一直暗恋着能把事情处理的井井有条的弗雷迪,但是他深知对方是钢铁直男,所以只能和他称兄道弟,内心比较煎熬

弗雷迪和玛莎婚外出轨的事里奥是知道的,但是看到弗雷迪是真心喜爱玛莎,他虽然暗自吃醋但是也不打扰他们

一直到弗雷迪搞得他欠债累累,里奥才惊觉自己已经在对弗雷迪的感情里陷的太深。但是我们的老实人厂长会说什么吗?不他不会的。他只好自己一个人开始整理财务,希望能把债还掉

这时候有的读者就要问了:那么厂长不是振作起来了吗?为什么还要自焚呢?

那就是因为,弗雷迪和玛莎结婚了啊!

里奥虽然老实善良,但是他也是个人,还是会对于弗雷迪和玛莎的所作所为感到怨恨。更何况他的前妻和自己最爱的人结婚了,强烈的嫉恨和四位数的欠债最终还是让他承受不住,在军工厂自焚了。

而弗雷迪到最后还是没能察觉到里奥的心意,只觉得他在庄园里针对自己是因为仇恨

“你以为我为什么一次又一次的放过你?就算我可以轻而易举地杀死你?因为我爱着你啊!”这种话由里奥说出来可带感了不是吗

————————————————————————————

万分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

盲目瞎分析了一波,欢迎大家在评论区进一步讨论和找bug

如果觉得触到了雷点,不求不喷,只求轻喷

如果有大佬觉得这个设定带感的话,给您递笔

最后还是惯例地求红心蓝手谢谢!

(读者盆友们不要不说话呀...如果觉得我写的好就给个红心吧...觉得我写的不好留些吐槽也可以啊...你们不说话我可方了...)


【第五人格无cp向,微同人小说】罪恶的彼方是幸福 2

这里是新人写手以谷

这篇小说的具体介绍我在第一章里面写了,这里不再赘述

第一章的传送门我就不放了,因为我一共只发过两篇文章啊……

这篇终于有弗雷迪的描写啦!虽然剧情还是不算很清楚,但是你们看下去就知道咯!

至于要怎么看下去呢?当然是红心蓝手关注素质三连啦~(你可要点脸吧)

【不要在意时间轴 年份是我乱编的

【bug众多主意

【玛丽苏,OOC,小学生文笔注意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祝食用愉快~

——————————————————————————————
  让我们把时间轴推回三个月前的9月5号,安娜的生日。吃完早饭,弗雷迪就递给了她一个礼物盒,她打开一看,是一套有些旧了的古代罗马史。安娜立马就认出来这是市中心的图书馆里那套图书,因为工作原因,自己经常去借阅。

  “我看你一直需要用到这套书,就去图书馆买下来当作你的生日礼物了。喜欢吗?”

  “当然,我一直想要这套书的,谢谢弗雷迪叔叔!”

  和出发去法院的弗雷迪告别之后,安娜回到房间,迫不及待地抚上这些她已经翻阅过几十次的书页。从奥古斯都到拜占庭,她一篇一篇的看着,思想却不如以往那般锁定在历史年份中。

  安娜对她的叔父的感情是怎样的呢?

  一方面,她无比地感激这位将自己养大,给予自己公主般生活的叔父,自己为了报恩也一直在各色贵族中间周旋,努力为叔父的仕途铺路。

  另一方面,她不是没有发现叔父如此培养自己的侧面目的,也能从他严厉地训练自己的仪态时,许是无心说出的话语中听出:自己是一个优秀的武器,一个为叔父争名夺利的武器。

  要说自觉被利用的安娜不怨,那肯定是假的。每次她想到自己必须用妩媚的笑靥和姣好的身段去讨好那些贵族时,她还是会觉得恶心。可是过后又会转念一想,叔父辛辛苦苦将自己养大,这是自己唯一能报答他养育之恩的方法了,便就暗下决心,继续打扮自己。

  傍晚,弗雷迪从法院回来了。安娜赶紧迎上前接过他的外套挂在一边,问:“叔叔,这次的案子怎么样?”

 “挺顺利的,几乎所有的证据都偏向我这边。还有,我知道你在上星期的舞会上和那个银行家跳舞了,这次的庭审能这么成功,你也有出力啊。”

   “能帮到叔叔,我也非常开心。”

  弗雷迪轻抚着安娜的头,过了一会儿才一字一顿地说到:

     “安娜啊,你可真是我…最好的武器。说起来,今年你也25岁了…我现在的处境你也知道…你愿意…为我付出更多吗?”

      说到最后,弗雷迪的手不动声色地顺着安娜的发丝移到了她脖子附近,目光直直地望进她的眼睛。

  安娜不禁打了个冷颤,但还是挤出一个微笑:“当然愿意,叔父大人。”

  弗雷迪也笑了:“不用这么紧张,我所希望的对我们两个都有好处。”

  他示意安娜坐下,自己也从一旁搬了把椅子坐在她对面。‘这是叔叔与别人商谈时的做法,他想和我谈生意?’安娜心想,手指不自觉地攥紧了衣裙。

  “你到了这个年纪,也应该开始考虑结婚的问题了吧。”

  安娜一下子就明白了:“叔叔是想让我去和贵族联姻?”

  弗雷迪稍微楞了一下,然后笑道:“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是畅快。你现在…有在意的人吗?”

  “没有。而且就算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也是不可违抗的,不是吗?叔叔现在是我的监护人,我自然什么都会听从。”

  “那我就直说了。杰里米亚的父亲丹尼尔·弗兰克昨天来找我提亲,我虽然没有当即同意,但是我自己是觉得觉得这门婚事很不错。”

  “不错吗…确实,是不错的。”安娜的手攥得更紧了,指节都有些泛白。

  弗雷迪看她的样子,知道她肯定是不大愿意,便又补充道:“你的父母虽然都身居高位,可是毕竟是商贾出身,没有贵族头衔。你要是嫁去了弗兰克家,这个问题就能被解决了。而且,杰里米亚在泰晤士日报做副编,也能帮助我们控制舆论风向,对我进入陪审团的目标是有好处的。再说了,你对于杰里米亚也不讨厌,对吧?”

  安娜的脸微微一红,什么也没有说。

  弗雷迪看她这个反应,很是满意。他知道这个侄女生性乖巧,这么多年来从未忤逆过自己,只要搬出自己的利益作为理由,她就一定会答应。

  “那么,明天我就去找丹尼尔,把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免得夜长梦多,不是吗。时间不早了,我们吃饭吧。”

  夜晚,安娜躺在自己的床上,思考自己今后的人生。

  对于自己的婚姻被作为生意的筹码,她其实有些不爽,甚至产生了一种被奴役的愤懑,不过这种愤懑和以往的怨念一样,转瞬即逝。安娜已经25岁了,早就知道所谓的爱情只可能存在于童话故事里。而在现实中,在这座残酷的伦敦城里,谁的人生不是如履薄冰?她已经足够幸运了,现在只有认清自己的身份,尽可能地用被叔叔训练出的口舌来为自己和家人争夺利益。

  ‘别多想,弗雷迪叔叔做这个决定,一定也是为了我好。’
——————————————————————————————

十分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

听说最近要出律师的日记了,作为迷妹很是期待

希望官方不要给律师厨喂屎,谢谢

最后还是打滚求红心蓝手关注啦~